58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翊神相 > 第十章 恶毒(中)
    马简成听了这话,有些生气了,讥笑道:“呵呵,现在你跟我讲天下大势了,之前为什么不说呢?”

    方师傅说:“老先生,这不是我不想说。?煜麓笫扑?帜芙驳那宄,我要是知道,也不会亏钱了。风水对人的财运提升确实有用,但你只是摆了一株发财树,又能增加几分财运?另外,咱们实话实说,你是不是只是在股市上亏了钱?”

    沈翊在旁边听着,觉得这个方师傅还真是能说会道,要是能有点本事,加上这张嘴,肯定能混得风生水起。

    马简成也有些不耐烦了,摆了摆手:“行了,你别啰嗦了,现在问题是,发财树摆错位置了,你怎么说吧!”

    方师傅看向沈翊:“想必是这位小师傅,认为我设定的方位有问题吧?能否请教一下,到底哪里有问题?”

    别看话说的这么客气,但内心之中还是挺看不起沈翊的,凭什么一个黄口小儿对他指手画脚?

    沈翊也能感觉到他的态度,笑了笑:“我想请问方师傅,你为什么选择这个方位摆放发财树,难道就因为这里是整个屋子的财位?如果这么容易,那风水师人人都能当。”

    方师傅脸色有些不太好看:“红口白牙,谁都会说,你说我选的地方有问题,那你就说个道理出来!”

    沈翊说:“我不知道你师承何人,难道连三元九运都不清楚?2004年至2023年是下元中的八运,有一个方位是不能见木的,正是东北方向!偏偏你在东北方向摆一盆发财树,这算是哪门子的道理?”

    方师傅愣了愣,随即哈哈一笑道:“我还以为你说什么,三元天地人各通一个花甲,古今至理,九运只是人为机械划分,年限接替跨度二十年根本不能与人的运气同步,天干两轮做界限不符合命理,也不符合风水地支主导的宗旨,也没有具有说服力的划分依据,更不能适应当今事态变化节奏。”

    沈翊嘿嘿一笑:“你到是厉害,张口闭口就把先贤运用了这么多年的规律给否决了。”

    方师傅淡淡地说道:“这么多年过去,天地运转肯定有所不同,如果硬要说古人什么都对,那还谈何创新?而且认为九运已经不正确的,不是我一个人,我也不跟你谈什么大道理,如果你只是以九运来否定我,那咱们也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证据是吧。”说话间,沈翊走到放置发财树的角落,随即指向右前方,说道:“大家来这个位置看看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走了过去,看到窗外的东西,当即就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原来,窗外面就是一座假山,好巧不巧,对着这边的正好是一个尖角,形成了尖角煞。

    尖角煞是日常生活中常见一种的煞气,此煞对屋宅内人员的健康有极大影响,对于一些长期慢性顽疾,尤其是疼痛性和出血性的病症,容易引起反复发作,同时容易引起扭伤、刀伤之类的损伤。

    沈翊说:“这座假山已经造了很长时间了吧,而且这处尖角煞虽然不太容易看出来,但作为风水师,不应该认真一点的吗?只要这里是财位,其他什么都不用管了么?”

    方师傅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看着马家人眼里的愤怒,当下想说些什么,但到了嘴边,却觉得苍白无力,最后一言不发,转身出门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到儿子要追出去,马简成拦了下来:“不用追他了,回头把这事跟你大伯说一声,我看他今后还怎么在风水圈子里混!”

    沈翊闻言稍稍有些意外,难道马简成的大哥是新海风水界的知名人物?但这也不对呀,既然这样,为什么要找自己来看风水呢?

    马小伟忿忿不平:“亏我还那么相信他,没想到就是个不学无术的骗子!”

    “好了,这事不说。”

    马简成摆了摆手,通过这件事情,他对沈翊的水平更有信心了,客气地问道:“沈师傅,那我这株发财树怎么解决呢?”

    沈翊说:“你只要把发财树放到西北方,也就是那个位置就行了。另外,假山肯定也要处理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说了处理假山的方法,他接着说:“这些其实都是小事而已,你们家里的问题,其实和发财树、尖角煞没多大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一家三口顿时都惊住了,半响,马简成焦急的问道:“沈师傅,你确定吗?”

    沈翊淡淡地说道:“如果不确定,你觉得我会这么说么?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,造成你们家问题的根源,是一种暗煞!”

    听到“暗煞”,三个人脸色都是一白,马小伟更是叫道:“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所谓“暗煞”,其实并不是一种煞气,而是多种煞气的总称。

    “暗煞”大部分情况都是人为布置的,目的就是用来害人。当然,普通的手法够不成“暗煞”,比如说用镜子对着仇家的家里,那只是光煞,有:,但一般:τ邢。

    但“暗煞”就不同了,只要“暗煞”开始影响,必然会有血光之灾,慢慢积累,断子绝孙也是很正常现象。

    “暗煞”一般是看不出来的,只有通过气场的感应,才能发现,所以叫做“暗煞”,在“暗煞”之上,还有四种煞,分别是“形煞”、“血煞”、“地煞”、“天煞”,越往后,越严重,这里不多做介绍。

    马简成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沈师傅,真的是暗煞?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我可以保证!”

    沈翊说:“所以,我要你们想一想,有没有跟谁有深仇重怨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一家三口,我看看你,你看看我,半天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沈翊说:“暗煞的:,想必不用我多说了,对方能使出一次暗煞的手段,保不齐就能使出两次。而且,这种事是必须要报警的。”

    对仇家使用暗煞,是犯罪行为,后果是相当严重的,在这个世界会以杀人罪判刑,下暗煞之人,十有八九会被判以死刑。

    既然发现了暗煞,沈翊没有不报警的道理。

    既然早晚要说,马简成也就不再犹豫,讲起了一年之前发生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马简成的大儿子叫马星月,自从转行开始搞运输后,很是赚了一些钱。

    有道是枪打出头鸟,小偷当然也喜欢偷大户人家!马星月经常外出跑车不在家,媳妇喜欢隔三差五带着孩子回娘家。?依锞褪A嚼先。

    马家有个习惯,不太喜欢把钱存银行,喜欢把现金藏在家里某个地方,用起来也方便!

    前年夏天,马星月出去跑车,媳妇带着小孩回娘家去了,正好那天马简成生病住院,于是家里被小偷给光顾了!

    说起来这小偷也是够狠的,家里现金都被偷了不说,连一台液晶电视也给搬走了,要不是搬不动,估计连家里的双开门冰箱也能一并带走。

    马星月脾气比较暴躁,回来之后听说这事火大的很!他就琢磨着设计抓这个小偷!

    一个月后,他跑车回来拎着一袋子钱回村,还故意给村里的人看到了,第二天一大早他又出去跑车了,儿媳也带着孩子去了娘家。

    事实上,马星月是把车放到了常住的酒店院子里,叫上兄弟马小伟,等到晚上回了村,翻墙回家悄悄地躲了起来!

    等到夜里两三点,小偷果然如期而至,不用说,小偷被提前准备好的兄弟两个给逮住了!毒打了一顿之后报警给送了进去。

    小偷就是本村人,没有父母,没有工作,整天就在村里晃悠,做点小偷小摸的事情,之前被偷的时候,马星月就怀疑是他,事实他确实没猜错。

    但事情并没有完,小偷由于体质原因,加上毒打受了内伤,进去没几天,就口吐鲜血,没抢救过来……

    马简成说:“事情就是这样,除了这件事情之外,我实在想不到,有和谁结下深仇重怨了。”

    沈翊提出了疑问:“你不是说他和亲戚都不怎么来往了,怎么会有人愿意为他做这种事呢?”

    马简成摇了摇头:“这事我们就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沈翊没有多问,这种事情还是让警察来解决吧。

    “马老先生,接下来,咱们谈谈费用的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马简成嘴角抽动了一下,解决“暗煞”不容易,费用当然也不低。

    马小伟开口道:“沈师傅,你是风水研究会的会员吗?”

    沈翊坦言道:“不是,我的年龄还达不到加入协会的要求,所以我会按最低费用打8折。”

    解决“暗煞”的费用,协会规定至少一万起步,两千块钱的优惠幅度,已经不少了。

    至于担心沈翊解决不了,这个到是一个问题,不过他们会签订协议,钱肯定亏不了,如果沈翊解决不了还会赚一些,只是万一沈翊解决不了,暗煞还在,那就是人命问题了。

    马简成和家人商量了一下,还是决定让沈翊解决,一来两千块钱确实不是小数字,二来,沈翊刚才的表现已经获得了他们的些许信任。再加上协议的保证,他们这才做了决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