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> 女生小说 >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> 第三十五章 火力洗地
    看着路女王那张涂满了脂粉的面容,余颖有些走神:要是现在来场雨,把这位脸上的脂粉都淋湿了,不知道她会不会变丑?

    不由想象起来,那种情况对路女王来说,绝对是一种说不出的体会。

    思绪走神了一下下的她,嘴角微翘,带着几分恶趣味,让路女王不为什么感觉到了一丝寒意。

    此刻的路女王,还气得身体有些哆嗦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太可恶了,合着这么多年来,她一直知道自己的秘密,但人家就是一声不吭,然后藏在暗处,就等着抓自己的把柄,路女王在心里腹诽着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她,越想越气,简直是抓心挠肺的。

    因为,在路女王看来,是有心算无心,所以她们两者之间的力量对比,也差距太多。

    一个是在相对先进一点的封建社会悄默声地发展,一个更偏近奴隶社会的游牧部落,只会打打杀杀。

    在人数上、教育上,有着不少的差距。

    原本,帝国上的人血性上有些弱,所以才会有时候不战即败,甚至出现过野蛮打败文明的情况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帝国人的血性还是比较高的,看向部落勇士的时候,往往不在是恐惧。

    所以帝国这一次的短板,终于被补上。

    另外,路女王也终于明白了一件事,怪不得这位竟然拿出那么多弩箭,她一定掌握了一定的更先进的技术。

    而且,前不久的那一场战役,路女王怎么看都有些面熟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仿效后世里的超级大国在打仗的时候,一开始就搞的大规模火力洗地,把对手作战人员都用强火力都打光。

    那么,剩下的人,再打的时候,就会好打很多。

    好狠的心,路女王瞪着余颖。

    部落里的一个个勇士,都死在她的弩阵里。

    就在两个人对峙着的时候,竟然在其他地方没有下雨的情况下,而且正好就在这一片,开始下雨。

    虽然这雨下的并不密集,但每一个雨滴很大,砸在石质的地上,有些作响。

    只是两个人,现在处于相互对峙中,所以谁也没有动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她们,就仿佛这些风雨根本就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目光隔空相遇,火光四溅。

    当然这是表面,其实两个人的心里的想法,并不相同。

    比如说,余颖身上这个斗篷根本就有些无惧风雨,也就是下雨也不怕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紧盯着对手,和这位路女王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,对她有些了解,路女王心黑手辣,做事无底线。

    谁知道这位能捣鼓出什么底牌来?

    现在她就是扔出一些黑火药,即使不是TNT炸药,也要小心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个身体只是一个普通人类,一个不好,被爆炸引起的冲击波,就会让这个脆弱的身体受不了。

    说不定会受内伤。

    另外,她脑海里还有一丝灵光一闪而过,只是速度太快,再加上要对上路女王,所以她并没有抓住那一丝灵光。

    而路女王有些焦急,她这些年来说起来很辛苦,但其实一直活得还是很仔细的。

    所以,当冰冰凉凉的雨水打在自己的脸上时,她并不怎么好受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,希望她们之间的争斗赶紧结束。

    另外,她心里明白:下雨有个好处,就是雨后,很多痕迹都会是雨水破坏掉。

    就是有犬类追踪的话,也没有办法追查。

    那么,该怎么早点结束这个争斗?

    路女王打量着余颖,语气很是欢快地说:“你这个人果然是很多东西都瞒着别人,我会好好对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后来,路女王用舌尖轻轻地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,有些怪异的妩媚。

    只是她说话的时候,眼神极为冷酷。

    因为在她看来,要是自己老对手功夫不行被她抓。?敲此?鸵?煤谜厶谝幌滤,看着她的血一点点流出来,会是什么样子?

    当然,路女王已经不打算留余颖一条命。

    原本的她,是打算折辱皇太后的。

    但现在才发现,有些人还是早点除了好,留的越久,越是个祸害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。”余颖吐出四个字来,

    这些年来,她对眼前这位也是没有什么好印象。

    所以在看到对手刚才那个动作时,有种鸡皮疙瘩立正的感觉。

    因为路女王的眼神和动作,带着几分边态的感觉,最起码是那种黑化的趋势。

    那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谁知道这位,会不会再一次穿越?

    那么,再一次穿越的她,会不会再一次黑化?

    本来这一位在余颖看来,就是一种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,什么人都可以牺牲,什么事都可以去做的人。

    那么这一次失败后,要是再黑化,只怕做起事情来,更加是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!”路女王笑了起来,全然不顾雨水开始打湿她的妆容。

    “你不承认自己是穿越女?”她说道。

    余颖根本就不想搭理她,这有什么好承认的?

    承认之后,又没有好处。

    事实上,余颖在刚才被对手接近的时候,她的系统已经告知,在路女王身上也有系统。

    于是余颖淡淡地说:“行了,你不就是有一个系统吗?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路女王有些洋洋得意的表情就是一变,她心里有些恐惧,因为她感觉到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对面的余颖,也是不怎么高兴,因为她这是又遇到一个带着系统的人。

    算起来,到现在余颖遇到了应该有三个带系统的对手:一个是带着增加自己魅力值系统的好妹妹,亲姐姐差点被她玩死。

    一个是带着游戏系统,可以瞬移加复活的对头,杀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最终,她们两个人都死掉,。

    这两个系统,都被自己的系统所吞噬。

    也许是自己的系统比较高级的缘故,所以就没有给自己的这个宿主,就没有带来更多的好处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路女王的系统是怎么样?

    要知道,以前她们也曾经遇到过,结果系统就没有发现对方,说明对手的系统也很高级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路女王这句话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她,恨不得揪过余颖来,问问她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要知道,原本的她还打算从系统那里,兑换出来点比较先进的武器,弄死对手。

    结果,被对手点破自己有系统。

    绝对要弄死这个女人!路女王在心里嚎叫着。

    此刻的路女王开始行动,余颖在一旁看着,就想着看看这位有什么行动。

    只是,余颖很快就发现路女王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此刻的路女王有些着急,因为她发现,现在的她就没有方法再兑换出东西。

    甚至更可怕的是,她连自己的背包都打不开,这真的让她着急。

    说好的杀手锏,竟然拿不出来,有什么用?

    “啊啊。 甭放?醯纳?艏馊衿鹄。

    她那张脸也变得扭曲起来,为什么自己的系统,遇到这个贱人的系统竟然萎了?

    一万只神兽!

    太可恶了,路女王看向余颖的眼神里,带着说不出的嫉妒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刻的她,妆容已经乱了,甚至因为雨水的关系,就流出来一道道的痕迹,一点也不美。

    甚至,变得有些丑陋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的她,已经顾不上什么美不美,而是盯着余颖,因为她知道这是个强大的对手。

    这些年路女王她之所以没有成功,就是她在作梗。

    而余颖还是笑眯眯地看着对手,虽然此刻的她心里吐槽:有些辣眼睛。

    “是你,是你。”路女王心里有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觉,终于气狠狠地说:“你为什么来?明明你要是不来,我很容易能完成任务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踩着无辜者的鲜血,一步步爬上去。”余颖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!皇家之人有什么无辜不无辜的?死在他们手里的人不知几何。所以就是杀掉任何一个皇家之人,我感觉也没有什么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嘛?”余颖瞪大了眼睛,看着对方,这是什么论调?

    然后余颖说:“要是按着这个逻辑说,人类也不应该存活在这个世界上,就算本人没有犯错,但长辈犯错的话,就应该算在后辈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有几个人能保证自己,以及自己的祖先一定是清清白白的?没有犯过错?”余颖说着。

    路女王一时间卡住。

    “就说说你自己吧?你敢说自己绝对没有做过坏事?”余颖追问着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路女王到了这时候,语音变得苍白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也无法证明这一切,那么你不如先去死一死。”余颖说道。

    说句不客气的话,余颖也不敢确定自己的祖先一定没有犯过错,这位就这么敢确定?

    路女王瞪大了眼睛,不过正巧雨滴落下来,砸进她的眼睛里。

    所以她赶紧闭上眼睛,被刺激得哭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是真的愤怒。

    然后她哭着说:“什么乱七八糟的事,我根本就没有做错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做错事?呵呵,你竟然敢说自己没有做错事?”余颖眯着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年,你打算在京城传播天花,竟然还有脸说自己没有做错事?”余颖指责着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被指出来自己曾干过的‘好事’,路女王一时间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然后她眼睛转了好几圈之后,狡辩道:“什么天花?没有的事。这件事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这么厚的脸皮,竟然也能长出汗毛来,简直就是奇迹!”余颖讽刺道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竟然打算不承认自己干过的事情,余颖并没有再说什么,因为那种没皮没脸的人,就是自己干的,也不会承认。

    于是余颖意味深长地说:“人在做,天在看,以为自己不承认,就没有事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有句话我要告诉你: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,你还打算让老天爷替你做主?你也太好笑了。”路女王笑着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她面上的妆容,因为雨水、泪水的关系,已经被洗去大半。

    原本她的底子还不错,所以即使艳丽的妆容不在,但性格上的桀骜不驯,让她看上去依旧是比较张狂。

    “呵!这句话我当然知道,我只不过就是打个比喻罢了,反正老天爷不会站在你那一边。”余颖带着几分嘲讽道。

    事实上,余颖感觉这位是个杠精,就是喜欢和人抬杠,为了反对而反对,并不是理性对待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!”路女王再一次被气着了,手指指着余颖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雨点,已经变得更加稀疏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路女王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,余颖抢先问道:“你对庆东侯府、东宫出手,说是皇室、侯府的前人杀人太多,所以后代就是被你算计,是理所当然?”

    停顿了两秒钟后,余颖接着问:“那么京城里的其他普通人家,又为什么被你也算计进来?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?我什么时候算计京城的普通百姓?”路女王有些气急败坏地说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,变的有些尖利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就看见余颖带着几分嘲讽的笑容说:“是吗?那么你把天花病毒散满庆东侯府,而侯府的人不知道,就会把病毒传到外面,死于天花的人会增加很多,你还敢说没有对其他人出手?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余颖露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那是庆东侯府做的孽。”路女王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呵!是是是,都是别人的错,你就是一朵盛世无双、清清白白的白莲花,绝对没有错,有错也是世界的错。”余颖听了之后,讽刺她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带着外敌进攻帝国,全然不顾普通民众的死活,也是我们母子的错,谁让我们让你当不成皇太后?”余颖到了最后,有些打趣又有些嘲讽地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是自己的错,那么就把位置让出来。”路女王已经是牛逼哄哄地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啥?”余颖失声道。

    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这位还真的是要当皇太后?

    此刻的她,心里跑过一万头神兽。

    我去,原来这个人的脸皮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厚,不知道能用原子弹轰开吗?

    难道这位接的任务就是成为皇太后?

    好吧,就算是全帝国的人答应她成了皇太后,这种情况也是虚假的,谁让她路女王的名声已经是烂大街了。

    别人会给她脸?

    她把文帝的脸都给丢光了,现在还要想着成为皇太后?

    就算是她余颖同意,朝中的大臣也不会同意,好大的一张脸。

    当然,余颖心说:早就应该知道这位脸大。

    还真把余颖顺口一说的话,当成了真的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?

    全帝国的人有几个答应她的说法?

    让一个淫荡无行、通敌卖国的女人,坐上皇太后的宝座,那么这个帝国陨落的时候也就到了。

    余颖一撇嘴,根本就不想掩饰一件事,她不待见这个路女王。

    “是你自己说的,让我坐上皇太后的宝座。”路女王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路女王如何不知道,她就是打下京城来,其他人也不见得会对她有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甚至大臣中,那些骨头硬的,根本就不会承认她有这个资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