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小说网 > 女生小说 > 簪缨路 > 第五百二十二章 着相
    屋内安静了下来,一个在看书,一个看着多宝架上摆放的小物件发呆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安乐公主再次出声了:“今日早上,我去拜见皇祖母时,皇祖母发火了,当然,不是对着我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女孩子没有说话,又或者是来不及说话,因为安乐公主自顾自的说了下去,并没有给她开口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皇祖母把清河姑母同长乐表姐招进宫来,寻了个由头,罚跪了,当时不少妃子在看,清河姑母不敢出声。”

    虽然对外宣称当今陛下与清河长公主、死去的临阳长公主都是由延礼太后所生,实则,当今陛下是由延礼太后的亲妹妹也就是南疆归来延禧太后所出。宗室后宫秘闻本就不少,更何况摊上个不靠谱的先帝,折腾出了不少麻烦事。大概在那位不靠谱的先帝眼里,延礼太后、延禧太后是亲姐妹,这换个名头只是个小事吧!殊不知一入后宫深似海,亲姐妹又如何?

    而比起死去的临阳长公主、青阳县主一家子,清河长公主与长乐县主倒是不得延礼太后喜爱,却也阴差阳错使得清河长公主一家倒是没犯下什么错处。

    没有错处,自然不能发作清河长公主等人,所以,也只有罚跪这种辱人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“按理来说延礼皇祖母早就应该到长安城了,但听说路上生了病耽搁了。”一边翻着书,安乐公主一边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,“延礼皇祖母这一路走的够久了,拖到现在已是奇迹了,明日便会到长安,入宫,想来延禧皇祖母等了许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西南侯陈善他远方的表姑重。?M?诹偎狼凹?幻娉率,父皇已经允了。”安乐公主说道,“延礼皇祖母前脚踏进皇城,陈述后脚便能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也好笑,陈善那么的远的远房表姑想见陈述,父皇居然会应允?”安乐公主手中的书,实在看不下去了,便干脆支着腮帮子,目光追着走来走去的卫瑶卿,与她说话,“你觉得有意思么?”

    “远房表姑只是个借口,实则是陛下与陈善达成了协议,拿延礼太后为质,换回陈述。”

    安乐公主若有所思:“这个……不合算。⊙永裉?笥胛湟辗欠,军中万人敌的陈述相比,太不合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于理上自是不合算的,但是于情上却未必。”女孩子踱步走到了窗口,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小太监小宫女出神,“延禧太后在陛下身边,对于延禧太后,陛下珍视非常。”

    多年未见,在南疆受了这么多年苦的生母,而且想来延禧太后的身体早有太医诊断过,明宗帝知道生母活不长久了,前脚才有太子故去之痛,这种痛,这种悔眼下在明宗帝心里正是最理解的时候。更何况太子那么好,仁孝至斯,明宗帝更是心痛难忍。知此痛,才更珍惜,生母多年只有这一个愿望,自然会尽力满足。

    陈善的要求提的如此恰到好处,想来也明白了她带回来这三个人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血肉之躯,自然有情义二字,万事都用理来想,显然是行不通的,因为有很多事,很多人,情要更重于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安乐公主点头,随后又问,“昨日的事情你听说了么?我也在场。”

    “真如传闻那样,紫云楼上吊着一个人,不抬头谁看得到。那十二飞仙鼓上舞跳到那十二个舞婢跳起来时,就看到青阳吊在那里了。”安乐公主说道,“你也知晓上吊的人死状有多恐怖,舌头吐的很长,脸色青紫,连我都吓了一跳。”

    “好死不如赖活着,我可不信青阳会自己跑去上吊,更何况紫云楼那么高,她一个人怎么吊上去的?”安乐公主感慨道,“想当年,青阳风光时,父皇有一只琉璃杯,我甚喜欢,父皇也答应生辰时给我当生辰礼,结果青阳进了一趟宫,那琉璃杯就成她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连我当年都要避她的风头,更遑论我那些不得宠的姐妹。三千宠爱于一身,这句话还真没说错。”安乐公主叹道,“可是现在呢?被当做我几个兄弟争权夺位的棋子挂在紫云楼上,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骄奢淫逸,但容貌当真是一等一的美,有宗室第一美人之称,大抵也没想过自己会死的那般难看,而且有那么多人看到吧!”

    “你看,不管曾经多风光,若无庇护,什么都不是。我若是不争,便是再听话,有朝一日,需要我这颗棋子时,我也会被人毫不犹豫的挂在紫云楼上。”安乐公主敛了脸上的笑容,凝眉肃目,“我很清楚我几个兄弟是什么样子的人,所以我要争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大的敌人不是几位皇子,是……”站在窗口的女孩子抬手指向西南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是眼下我有的太少了,我的几个兄弟是我必须跨过的坎。”安乐公主说着站了起来,走到窗边,同她一道看向窗外,“有时候我也会想,我同兄长前后脚出生,我们长的这么像,几乎形影不离,但是兄长却要每日做无数的功课,而我却可以随意的玩耍,读女则女戒,大家看来,做个公主都是那般轻松的吧!但我反而很羡慕兄长,我也想被夫子先生训诫,却因为我是女子,要学会皇家礼仪,学会公主风范。”

    “泱泱大楚已然是开明包容了,但是我觉得还不够。”安乐公主说道,“我知道要的太多,很可能会摔的更惨,但我不想要别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晓外祖父给我他的人只是他无人可给,毕竟兄长已经去了,但我也只有趁着现在还能同外祖父胡搅蛮缠的时候,尽可能的借力,我自己的人太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么?长乐那个长乐社可以传递消息,那种叠猜字的办法,你同我说过。”安乐公主说道,“所以我要同长乐结交。”

    “先前在延禧皇祖母的慈安宫我替长乐与清河姑母说情了,被延禧皇祖母训斥了一顿,指桑骂槐说我心向着别人,是蠢货。”安乐公主低笑了两声,“我知道皇祖母的意思,但是真正要论自己人,四百年前都是太宗陛下的祖孙,如何分出你我来,延禧皇祖母着相了。”